发新帖

1946韦德

2020-11-27 03:29:50 721

1946韦德  面对一颗无法挽留的心,韦德“戴复古妻”所能做的,韦德只是展开花笺,忍痛写下“断肠语”。但深入阅读,你会发现,其实揉碎的并非那绵软细腻的花笺,而是女词人一颗浸满泪水的心,这背后藏着的是写作此词时候心里的不忍与不舍。千丝万缕的杨柳,此时都抵不上心里的一怀愁绪。此处若与戴复古十年后小楼东畔的杨柳依依对照来看,物是人非的无奈与伤慨令人不禁悲从中来 。

1946韦德

1946韦德唐代无名氏在《菩萨蛮》中有类似的句子,韦德“含笑问檀郎,韦德花强妾貌强 ?”这是女子凝眸深望时的娇语,含笑低问时的羞涩,到底是“花美还是我美?”这时分、这情致、这心思,不管情郎的对答是默契的赞许还是调皮的否定,在她心里都是一样的。她需要得到的不是平白刻板的标准答案,而是此情此景的柔情蜜意。李清照她手拍枕席,告诉情郎静夜安好,便也有相似的韵味。若花之色、香、味俱全才能引人留恋;作为女子,自然也要才 、情、趣兼备 ,方能如一本百读不厌的书,时常带给人新意和惊喜。所以,虽有很多人对这首《丑奴儿》存疑,但余偏爱之。李清照另有一首《浣溪沙》,韦德写得也是眼波流转,粉面生情。

绣面芙蓉一笑开,韦德斜飞宝鸭衬香腮。眼波才动被人猜。

一面风情深有韵 ,韦德半笺娇恨寄幽怀。月移花影约重来。以“芙蓉”一词代指美貌的女子,韦德并非李清照所开创。白居易在《长恨歌》中就有,韦德“芙蓉如面柳如眉”的诗句,以花喻人,既有满面含春的清香,又逢娇花临水的柔媚,真是一举多得的妙用。“宝鸭”本指香炉,此处用来代指从香炉中袅袅斜飞的青烟,衬托着如花笑靥,粉面香腮。

其中这句“眼波才动被人猜”真是写得顾盼多情 ,韦德秀色可餐。心中升腾起的情愫在眼波流转中被轻轻泄露,韦德细小心思就这样轻易被人察觉。期间的辗转缠绵 、心如鹿撞,不觉间便跃然纸上,栩栩如生。所以,清代吴衡照在《莲子居卷二》中说,“易安‘眼波才动被人猜’,矜持得妙。淑真‘娇痴不怕人猜’,放诞得妙。均善於言情。”而半方花笺,更将“约重来”的期待与诉怀表现得淋漓尽致 ,生动活泼。有意思的是,韦德这首《浣溪沙》虽是无争议的易安词,韦德却和上一首《丑奴儿》有着相似的命运。很多李清照的评述、论注中,很少有人选这首词入辑。于是,它们只能长久安然地躺在《漱玉词》的角落里,黯然沉默。

每每读到这两首锦心绣口之作,韦德自己总不自觉地想起不相关的晴雯来。一个标致的主儿,韦德连讨厌她的王夫人都不得不承认她生得比别人好。可越是生得风流灵巧,越是遭人怨妒,就像那些聪明灵秀的女子,有时总免不了被人斥为“轻佻”。而所谓“沉静娴淑”的女子,虽屡屡得到长辈的赞赏,却因失了灵动与生气,很少为同辈所喜爱 ,比如宝钗,比如袭人。也许,韦德人们面对李清照的时候,韦德也是有着同样想法的:平和中正就意味着沉稳凝练,而娇俏活泼就等同于轻佻肤浅。所以,在描述李清照的时候 ,人们才会极尽展示其美好、幸福的一面,而忽略她情思荡漾时的欢快绮丽、再嫁他人时曾有过的期待。

1946韦德苏轼词风格善变,韦德是词之大家。在生活中,韦德他却是寂寞的,心头总是萦绕着千头万绪的烦恼,正如他自己在词中所感一样,“多情却被无情恼”。想来东坡一生也多处于回忆之中而沉迷不愿起。清朝文人王士禛认为:韦德“‘枝上柳绵’,韦德恐屯田(柳永)缘情绮靡,未必能过。”苏轼的词中多体现韶秀的词风。他在宋词史上的地位无人能及,谁能写出“敛尽春山羞不语 ,人前深意难轻诉”这样的婉转倾诉,谁能写出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这样的奔放豪迈,还有谁能写出“试问岭南应不好,却道,此心安处是吾乡”这样的淡然心境。

最新回复 (2)
2020-11-27 13:56
引用1
  璧月初晴,黛云远淡,春事谁主?禁苑娇寒,湖堤倦暖,前度遽如许。香尘暗陌,华灯明昼,长是懒携手去。谁知道,断烟禁夜,满城似愁风雨。
2020-11-27 12:59
引用2
  洗尽凡心,满身清露
2020-11-27 12:27
引用3
  在李煜传世可考并可证的为数不多的词中,《一斛珠》算是别具一格:
返回
发新帖
936411
主题数
2540
帖子数
28329
用户数
936411
在线
20
友情链接: